最新消息:

中美IT产业合作3.0时代:新“拿来主义”

新闻资讯 ywf0307 276浏览 0评论

  李娜 赵陈婷

  [当前,国内厂商与国外厂商仍将处在一个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大环境当中,国际厂商依靠的是国内厂商的行业经验,而国内厂商也需要国外厂商的先进技术作为支柱,双方需要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建立一个双赢的生态环境,而这种合作模式还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继惠普IBM通过与中国企业合作实现“本土化”后,“外来媳妇本地郎”的故事依旧在中国科技圈频频发生。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微软在当地时间9月23日举行的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期间,签署了多个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项目,包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紫光股份、世纪互联百度以及小米的合作。此外,浪潮集团与思科系统公司也在上述论坛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首期双方将共同投资1亿美元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其中浪潮占股51%、思科占股49%。

  当被问及微软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密集地宣布与中国企业及政府的一系列合作时,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贺乐赋给出的回答是,“我们是想借此展示微软跟中方合作伙伴的合作成果,这也体现了我们对中国市场投入的承诺。”而在今年6月份,思科也承诺将在中国市场投资100亿美元。

  “企业的本质就是逐利,中国市场氛围在变、竞争形势在变,企业的中国的策略自然要变。”UnitedStackCMO、头条科技创始人张群英对本报记者表示,外企在中国的合资分为三个阶段,长城电脑和IBM的合作可以说拉开了中国IT产业中外合作1.0时代的大幕,其特征是引进先进的生产线,让美企教会我们“造好东西”,而联想收购IBM电脑业务就是中国IT产业中外合作的2.0时代,其特征是以资金换市场和技术,让中国IT企业从制造跨越到营销层面。而今天,思科与浪潮的合作或可以称之为中国IT产业中外合资的3.0时代,其特征就是通过合作拉升中国IT企业的综合能力,并最终向真正的自主创新演进。

  外来媳妇本地郎

  作为这项合作的一部分,中国电科的相关子公司将加盟“微软合作伙伴网络(MicrosoftPartnerNetwork)”,并签署“微软开发者高级支持服务协议”。以此为基础,微软将就Windows的部署、支持和实践,向中国电科的相关子公司提供最新技术的培训与认证。而作为新兴手机代表的小米,也在此次活动中被纳入了微软的智能云平台,后者将通过“小米云服务”为用户提供云端信息同步备份与存储服务,同时协助小米为亿万用户提供安全、可靠的云服务。

  像微软这样宣布与中国企业进行深度合作的还有思科。同样是在上述论坛上,思科和浪潮宣布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共同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首期投资1亿美元,浪潮占股51%、思科占股49%。双方的合作范围包括网络、数据中心、云服务、物联网等领域的产品及技术。而在此前,思科承诺在中国市场投资100亿美元。

  不少外资IT品牌开始选择国内IT企业作为合作伙伴,或共建合资公司,或入股,或开放技术,以获得一个“身份认同”。

  以思科此次的合作为例,张群英对本报记者表示,企业的本质就是逐利,中国市场氛围在变、竞争形势在变,思科的中国策略自然要变,哪条路顺就走哪条路。而浪潮这几年的进步有目共睹,在服务器、存储、软件等细分市场的占有率不断攀升,随着引进大量外企人员,文化也在不断变化。

  “浪潮的现有版图中,缺乏的正好也是思科所擅长的,而思科这两年的转型战略之一就是逐渐剥离低价值产品,将更多精力和资源集中到高价值领域,合资公司也是这种战略落地方式之一,尤其在中国市场。”张群英说。

  本土IT如何适应

  “拿来主义”?

  事实上,过去国外厂商凭借技术实力和先发优势提前占据了国内IT市场,并通过高昂的价格赚取了丰厚利润。近年来随着国产自主核心技术的迅速发展,在许多环节已经具备了与国外产品同台竞技的实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国产化替代已具备一定基础。随着中国科技和工艺等发展,国产设备和系统与海外产品的差距日益缩小。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国内IT企业通过产品创新、技术革新斩获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把眼光放长远,IT国产化在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中对于硬件产品的替换就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

  以细分领域的服务器数字证书为例,虽然地方以及金融部门自身都有数字认证机构,且部分厂商具备较强的自研实力,但市场主要掌握在国外厂商手里。而在底层的服务架构方面,依然存在对外资品牌的依赖。

  这时候,外企频频抛出的绣球似乎是最好的“市场解决方案”,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合资公司的技术也代表着中国国家产业化水准,并借此实现更多商业化。

  此前,被誉为“中国芯”代表的中芯国际完成了和华为、高通、Imec的投资项目,而对于这桩“国际联姻”,一接近中芯国际业内资深人士对本报记者表达了他的看法。

  “对无晶圆半导体厂商来说,从集成电路行业发展来看,理想的数字电路模型逐步失效,模拟化趋势日益显著,无晶圆半导体厂商需要对工艺、器件有更深入的理解,新工艺与新材料的引入需要它们与制造企业紧密合作,因此高通和华为都有这样的诉求。而Imec是全球领先的微电子研究中心,在IBM退出半导体制造业务后,它成为业界唯一的14nm及以下独立工艺研发机构,且具备独立知识产权。无论是商业还是技术,四者合作都能创造最佳价值。”上述人士说。

  但从长远发展来看,在技术、产品、集成合作以及商业模式等方面,合资公司的未来发展依然面临挑战。

  “竞争成败取决于价格和技术领先性。”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本报记者表示,合资公司仍需要经过一段的磨合期。

  研究机构Gartner则认为,国产化更适合被当作一个长远的发展目标。当前,国内厂商与国外厂商仍将处在一个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大环境当中,国际厂商依靠的是国内厂商的行业经验,而国内厂商也需要国外厂商的先进技术作为支柱,双方需要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建立一个双赢的生态环境,而这种合作模式还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This ar
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ed by WP-AutoPost : WordPress自动采集发布插件

文章来源设置,WP-AutoPost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中美IT产业合作3.0时代:新“拿来主义”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