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韩版微信Daum Kakao盈利路径

新闻资讯 ywf0307 265浏览 0评论

  “ka to”一声脆响,首尔地铁上的乘客们下意识摸出手机,这是在韩国覆盖率达96%智能手机的即时通讯应用Kakao Talk的提示音。说它是“韩国版微信”,但其实它既是微信的“前辈”又是腾讯的投资标的。

  在“世界知识论坛·中韩企业家高峰论坛”即将召开之时,记者专程前往韩国,探访了这一软件的开发商——全球前十大移动互联网公司Daum Kakao。

  “如果不是因为Kakao,就不会有韩国手游产业的迅猛发展。”韩国游戏创业者李灿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他的团队在Kakao游戏平台上线后,下载量一度排名第一,这让他的游戏创业公司赚到了第一桶金。

  2014年10月,韩国第一大手机应用提供商Kakao公司与韩国第二大的网络搜索公司Daum合并,组成了市值74亿美元的Daum Kakao,成为全球前十大移动互联网公司。“Daum Kakao现在在帮韩国游戏创业者们走进中国市场,在中国的首款游戏预计在今年上半年发布。”Daum Kakao国际公关经理Buster Suh告诉记者,虽然Daum Kakao自己不生产游戏,但它是全韩国最大的移动游戏平台商,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把移动游戏和社交平台结合起来的公司。

  4人2月完成一项目

  韩国京畿道城南市盆唐区板桥站路,是互联网公司聚集的高新园区。Daum Kakao刚刚搬来这里,六层楼的办公区,目前只有一层装修完毕投入使用。记者看见穿着连帽衫、牛仔裤、运动鞋的员工们来来往往,完全不同于老牌韩国企业西装革履的白领着装礼仪。

  “你好,请叫我Buster。”前来迎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公关经理这样说,这里没有次长、部长、社长之类的韩国企业文化中的等级之分,员工们之间也不以职务相称,上至CEO下至普通员工,统统直呼英文名。

  这是源于Kakao公司的扁平化组织架构理念,该公司500多名员工中只有CEO、部长(职能部门负责人或项目组组长)、组员三个级别,即便是新员工有意见也可直接向CEO表达,这在大多数韩国企业中不可想象。

  自由、平等、开放的互联网精神从这家公司对各项目组的命名上也可以看出来,“足球”“高尔夫”“垒球”“拳击”……是不同项目组的名字,Buster告诉记者,这都是员工们自己按喜好命名的。一层办公室有一半的开放空间,摆着各种形状的桌椅板凳,供大家随时围坐在一起:一杯咖啡,三个工作伙伴,一场创意头脑风暴就此开始。

  “一支4人团队,仅用2个月的时间,Kakao Talk就诞生了。”Buster介绍,2010年Kakao Talk上线,正逢韩国的智能手机发展元年,用互联网发信息、打电话、聊语音的功能,使Kakao Talk在智能手机用户群体中快速扩散,稳坐韩国聊天社交APP头把交椅。

  当初“4+2”的创业模式,也继续在Daum Kakao公司其他软件应用的研发过程中生效。据Buster介绍,Kakao秉承的“4+2”原则,即一个小组共4人,包含一个产品经理、两个程序员和一个设计师,密集专注于项目开发,2个月后若无明显成效,就立即舍弃换下一个项目。

  “快速更迭”,是这家互联网公司“扁平化”管理之外的另一个成功法则。时任Kakao联合创始人李帝范曾公开表示:“Kakao骨子里透着真正的创业精神。对新项目迅速行动和反馈,如果失败了修改战略再次挑战,这是Kakao的经营文化。在有着多种机会和危险因素的情况下,与筹划蓝图相比,这种运行方式的成功率更高。”

  实现盈利靠游戏

  2012年一季度,腾讯投资4.03亿元人民币,成为Kakao的二股东,两年后,腾讯因Daum Kakao的合并上市获得了接近5倍的投资回报。Kakao的创始人金范秀(Kim Beom-su,音译),也因为持股Kakao公司39%的股份,首次登上韩国富豪榜。

  若按诞生时间,马化腾还得叫金范秀一声“大哥”,因为在Kakao上线约一年后,微信才在中国诞生。细观微信的“挣钱之道”,“付费表情+电子商务+游戏平台+企业推广”的组合,也和Kakao的发展路径相似。由于Kakao推出最早、先行先试,微信和在日本火爆的“LINE”身上都能看到它的影子。

  在Kakao Talk“流量变现”路上,效果最显著的是2012年7月上线的游戏平台Kakao Game。在KaKao游戏平台上线的游戏应用,可以利用KaKao Talk的用户关系链,让用户在玩这些应用时能看到KaKao好友的游戏排名,双方也可以分享自己的战绩,邀请朋友来玩游戏。“我把Kakao分为两个阶段:‘Anipang诞生前’和‘Anipang诞生后’。”金范秀说。Anipang是KaKao游戏平台上最成功的案例,这是一款设计可爱、富有竞技机制的消除类游戏,上线72天获得近2000万用户下载,每日产生近2亿韩元(约114万元)的收入。

  Anipang的大卖让很多游戏厂商看到了Kakao用户的威力,催生出越来越多针对Kakao的手游作品。目前Kakao游戏平台上有超过600种游戏,并且以每周近10个新款的速度增加。

  Kakao和开发者的分成也非常简单,在Android平台上,谷歌会拿走30%的分成,接下来Kakao再拿走20%,余下50%归开发者。游戏平台为Kakao带来的巨大收益,扭转了Kakao2011年亏损150万美元的亏损局面,2012年Kakao实现净利润630万美元。

  Kakao游戏平台的成功得益于其强大的社交图谱,其实这已经被Facebook证明,和朋友之间玩游戏会比和陌生人玩游戏更有意思,也更能持久地玩下去。“总的来说,我们是熟人社交,鼓励用户分享自己的游戏得分。这种熟人之间友好的游戏竞争,是促成Kakao游戏平台的成功的关键因素。”Daum Kakao公司方面表示。

  带领韩国手游进入中国

  虽然Daum Kakao本身不做开发游戏,但其对韩国手游界产生的影响却非常大。Kakao游戏平台上目前有超过600种游戏,该平台发布的每月下载榜单的就是韩国手游界的趋势图。

  2015年,Daum Kakao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将韩国的手游引入中国市场。“韩国市场太小了,即便实现100%覆盖,也只有5000万人,还不及中国一个省。”Buster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和韩国很多企业一样,为了实现规模效应,Daum Kakao将视线投向国际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

  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是帮韩国手游公司出海外,“手游进入中国的战略”似乎也是Kakao“曲线开拓”中国市场的巧妙战术。目前Kakao Talk已进入了2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7亿个注册用户。但由于政策监管的问题,Kakao Talk进入中国市场受挫。此后Kakao改变了策略,不再继续以直接输入聊天产品这种硬碰硬的方式进入中国,而是以联合发行商的身份选择和其他国内厂商一起合作来发行韩国手游。

  今年一季度,Daum Kakao组建了一支50余人的团队,负责在中国发行游戏,计划将在今年上半年推出在中国的首款游戏。但以往在韩国大红大紫的手游,来到中国却水土不服。为了解决这种问题,Daum kakao将研发一个多渠道通用的软件开发工具包,可以让韩国厂商的游戏能够简单上线中国多个渠道。

  除此之外,Daum kakao还将组建中、韩二元化的发行团队,对游戏做适合中国玩家习惯的修改和推广,并帮助韩国国内手游研发商可以在中国成功着陆。

  Buster告诉记者,在中国发行的首款游戏是以韩流明星为主题的音乐类游戏。他表示,Kakao游戏平台的革命性意义在于它将手机游戏产业带入了第三纪元,即手机游戏平台与社交网络的结合。“第一阶段是基于手机的简单游戏,第二阶段是以‘愤怒的小鸟’为标志,第三阶段就是Kakao游戏带来的。从此以后,手机游戏与社交网络的深度融合,将是手游界的趋势。”

  成功基因

  开发工程师免服兵役发展游戏业韩国很拼

  “韩流”已成韩国文化产业输出的标志,但2014年韩国输出最多的不是影视也不是音乐,而是游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去年韩国电子游戏年产值达33.6亿美元,位居全球第六。韩国游戏出口额占整个“韩流”文化输出的50%,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之一。

  作为接受韩国电子游戏最主要国家,中国在游戏制作、消费端口布局方面逐渐从拷贝技术、复制模式,发展到形成自己风格。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韩国游戏业的成功,是自上而下的全国效应,政府的扶持及商业链的不断完善,是韩国游戏成功的秘诀。

  游戏成支柱产业

  早在上世纪末,韩国就赋予了电子游戏“玩家”一个新的身份——职业电竞选手。通过打游戏赚钱、成名、获得社会认可,这为处于春春躁动期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另类”的表现舞台。

  实际上,电子竞技只不过是韩国游戏产业消费端的一环。根据市场调研公司Newzoo发布的2014年度全球游戏产业调查统计报告来看,韩国以33.6亿美元的年产值位居全球第六。“游戏业是精神领域的制造业。”云游科技创始人张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样形容韩国的游戏产业。

  韩国游戏产业从兴起到占有一席之地,韩国政府扮演了重要角色。

  自1998年以来,在“文化立国”战略指引下,韩国政府除对网络游戏产业巨额投入外,在政策、税收、配套等方面给予了最大便利。经过十多年发展,韩国网络游戏产值超过了汽车制造业,跻身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

  GMGC全球移动游戏联盟创始人兼秘书长宋炜坦言,韩国的游戏产业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圈,从最初产业孵化园的设立到产品的版权保护都有相应的政策制度。

  在此背景下,一个名为KeSPA(韩国电子竞技协会)的组织应运而生。据了解,该机构由政府牵头,与赛事主办方合作,目的在于管理电竞俱乐部和完善电子游戏职业化发展。至此,韩国电子竞技迎来鼎盛时期。

  根据韩国兵役法,所有20岁至30岁的健康男性必须在军中服役至少21个月,拒服兵役的人会面临1年至3年的牢狱之灾。但韩国政府为了发展游戏业,给游戏从业者“开小灶”——游戏开发工程师和在国际游戏大赛中取得好成绩的职业玩家,都有资格免服兵役。

  电子竞技职业化

  张帆认为,韩国之所以既是游戏生产大国,又是消费大国,与其网络环境分不开。除一些基本政策扶持外,韩国政府还将游戏分级,在游戏内容和时间上都对青少年有所限制和管控。如此一来,游戏行业规范性更强,更有利于健康发展。

  韩国游戏产业除了在游戏本身的包装下足功夫,更在消费端采用了多种形式,其中电子竞技联赛就是当下最火爆的消费方式之一。

  随着国内电子竞技不断发展,解说、教练、营养师等相关职业都已涌现,“这是顺应市场化不断新增的需求。”周凌翔称。不过,电竞职业化在我国还远未达到韩国的水平,传统观念的转变、短暂的职业生涯都是我国电竞职业化的痛处。

  宋炜告诉记者,韩国电竞走向职业化较早,成熟度较高。电子竞技产业化,市场融合度比较高。不仅如此,韩国电竞选手都以打造明星的方式进行包装,给大众一种健康、阳光的形象,而中国的电竞从业者,往往被社会和家庭冠上“不务正业”的帽子。

  在周凌翔看来,中国需要学习韩国先进的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经验,并可引进相关人才,帮助中国电子竞技发展。中韩两国的选手以及俱乐部进行交流互动,互相成长。此外,国家应制定相应奖励机制以鼓励国内的游戏厂商出口原创的优质游戏。

  韩国的游戏产业园:公共空间激发无限创意

  48岁的金范秀站在韩国京畿道城南市科技园区的大桥上,桥这头是韩国第一大门户集团,也是目前韩国股价最高的游戏集团NHN;桥那头是世界前十大移动互联网集团Daum Kakao,也是韩国最大的手游平台。金范秀是NHN的前任CEO,是Daum Kakao的董事会主席,更是韩国互联网创业者们心中的“大神”。

  出身贫寒的金范秀创立了韩国科技产业两家支柱型企业。Kakao公司目前已研发和推广了超过600种手机APP,还在以每周近10款的速度增加。是什么力量让金范秀和他的公司迸发出无尽创意,并站在了移动互联网之巅?“强调创新能力的企业、园区应为员工创造一个积极交流的环境,减少每个人的办公空间,扩大交流的公共空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认为,面对面的沟通非常重要,远胜于邮件、视频类的沟通,能最大程度地激发员工的新点子。

  在Daum Kakao,记者看到了占一层楼一半面积的公共交流区,穿着运动衫、休闲裤的年轻人们坐在一起讨论,完全不像一个高速运转的互联网公司,画面随意得像是大学校园。记者来到NHN,一圈圈如黑白棋子般的石凳从大楼外的草坪上就铺展开来,第一层楼全是公共交流空间。Daum Kakao和NHN所在的科技园区也同样如此,宽敞开放的室外空间,随处可见形象各状的座椅。

  走在城南市科技园区里,感觉和中国大城市中科技产业园似曾相识,一样是高楼大厦林立,一样是IT公司汇聚。密集的游戏公司,让人觉得这里更像是一座游戏产业园,而围绕游戏产生的“创意、有趣、自在”关键词,更是时时流露在这座产业园的种种细节中——大型落地装置雕塑从广场中生长出来;广场周围,多种风味的美食店正在营业;微风吹落河边的樱花树花瓣,年轻的游戏开发师骑着自行车结伴穿行在河堤边的绿道上。

  这座游戏产业园,似乎具备了游戏应该有的气质,动感、快乐、充满挑战性和想象力。在这里上班一定不会太闷,还有更好玩的游戏会在这里诞生。

  每经记者 丁舟洋 发自韩国首尔

569资源网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5-05-14/doc-iavxeafs7458579.shtml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韩版微信Daum Kakao盈利路径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