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回访_缅甸变局一周年_被中断的政治转型与难以实现的妥协

新闻资讯 ywf0307 30浏览 0评论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

2022年2月1日,是缅甸国防军宣布接管政权并实施紧急状态一周年。

2021年2月1日,缅甸政局突变,军方以2020年大选存在舞弊为由扣押了缅甸总统温敏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等人,国家权力被移交至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

一年过去,缅甸的紧急状态没有结束,动荡的缅甸政治和社会局面也未回归平静。据《缅甸金凤凰中文报》2月1日报道,缅甸国防和安全委员会1月31日决定依据宪法第425条延长全国紧急状态6个月。

昂山素季也未重获自由,更有“牢底坐穿”的可能。据央视新闻报道,1月31日,缅甸民盟指定辩护律师团队发布消息说,内比都泽布迪瑞法院已经就昂山素季和温敏涉嫌选举舞弊一案立案。《纽约时报》称,昂山素季面临着多达173年的监禁,而她的支持者坚持这些指控是“莫须有”的。

“尽管还有一些人留在了克耶邦,但许多人都已不得不离开家园,寻求比较安全的避难所。受军方行动牵连,包括我家在内的很多平民的房屋都损坏了。网络和电话信号不稳定,电力供应也时常中断。”曾于去年7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缅甸克耶族女孩小梅近日对澎湃新闻说。

如今,被打破的缅甸民主转型进程仍难以见到重回正轨的曙光;军方、民盟(缅甸全国民主同盟)、民地武等各方势力仍未能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弥合分歧,达成妥协。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东盟缅甸问题特使布拉索昆警告称,缅甸已具备了“爆发内战的所有元素”。

“我还是认为,如果不走向全面内战,那么缅甸最终还是会形成妥协。最近有消息说,敏昂莱似乎暗示要取消对昂山素季担任总统的宪法限制。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会这么做,但是至少说双方都还在彼此试探。”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青年副研究员贺嘉洁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互相定义“恐怖”

根据缅甸国防和安全委员会1月31日晚发布公告,敏昂莱总结了实施全国紧急状态以来缅甸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敏昂莱说,由于缅甸钦邦和实皆省部分地区仍有“恐怖破坏”和袭击事件,全国范围内部分镇区的行政官员尚待任命,以及为举行多党制民主选举做准备等原因,提议依据宪法第425条将全国紧急状态延长6个月。国防和安全委员会表示,这一申请获得会议“全体通过”。

非政府组织和平与治理研究所联合创始人、若开族人京山阿林(Kyaw Hsan Hlaing,音译)今年1月30日在《南华早报》上写道,缅甸若开邦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若开军已加强了对所在地的控制,甚至建立了向当地居民收纳税款、辅助民众裁决纠纷的政权。京山阿林在文章中表示,缅甸军方在和反对派以及民地武的拉锯中陷入疲惫,这给了当地民地武扩大自治政权范围的可能性。

京山阿林曾于2020年11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当时,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被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认定是当年大选的胜利者,但许多少数民族活动者却对她和民盟感到失望,认为民盟主导的文官政府在推进民族和解进程上成效甚微,甚至未能与军方长期表现出的“缅族霸权主义”拉开距离。

缅甸自1948年独立以来,国家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一直进展缓慢。民盟2016年上台执政后,一再让少数民族政治势力感到失望;2021年2月1日缅甸政局突变后,缅军与多支民地武再起冲突,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时有“热战”消息传出。

如今,民盟因军方夺权而失去了中央政权。对缅甸军方而言,民盟、部分民盟成员参与成立的“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和其他仍在活跃的民地武都是“恐怖分子”。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2月1日是缅甸变局一周年,反对派组织者呼吁民众当日发起“无声罢工”,以留在家中、不参与生产生活的方式来表达诉求。军方则通过散发传单的方式警告民众,称如果参与这些活动就会被指控为“恐怖主义和煽动活动”。据称,有数十人因此被逮捕。另据《缅甸金凤凰中文报》报道,当日,仰光在内全缅多地出现了“空城”的情况。

但在军方的反对者看来,军方才是“恐怖分子”。小梅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多次用“恐怖分子”一词来形容军方。在她看来,军方的行动造成了平民房屋损毁、生活陷入危险,军方还采用抓捕甚至是处死的方式来打压抗议者。“在我家附近,军队甚至偷走了平民的食物。我为那些因‘恐怖分子’(指军方)活动而无家可归的同胞感到难过。”小梅说。

军方和抗议者就被逮捕人数和受冲突影响而死亡的人数有巨大的分歧。据路透社1月29日报道,缅甸非政府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AAPP)估算成,去年2月1日以来,缅甸已有超过8000人被军方逮捕,还有约1500人被杀。缅甸军方则批评称,AAPP组织是在传播虚假信息,有关数字被夸大了。

缅甸军方未公布其逮捕示威者的统计数字,路透社则称其无法独立核实AAPP提供的数据。根据路透社的这篇报道,仍有许多被逮捕者的家属在寻找其亲人的下落,希望军方能尽快给家属一个说法。

“谋生和食物比疫情更重要”

“缅甸新冠疫情情况很糟糕,但大部分人无法对此在意,因为他们有诸如谋生和寻找食物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小梅向澎湃新闻讲述说,“克耶邦的物价越来越高。从前以500缅元(约合人民币1.79元)为价格单位的卷心菜涨价到了1500缅元。正是因为敏昂莱的缅军和人民交战,交通和贸易陷入困难。”

因缅军将主要精力用在应对反对派和民地武活动,其未能在小梅生活的地方为生产、生活建立稳固的秩序。小梅说,民地武和地方族群政党势力在为民众提供食物和安全上发挥了作用,民众也自发地互帮互助。

军方长期掌控缅甸政治权力,但并非总是和衰退、封闭联系在一起。据缅甸媒体《伊洛瓦迪》早前报道,1988年,缅甸出现大规模抗议活动,缅甸军人苏貌为此成立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废除宪法、实行军管。随着时间推移,街头活动走向沉寂,很多公务员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在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名下,军方对国家实行了较为有效的管理,并引入了市场经济和经济自由化政策,让缅甸于上世纪90年代初成功吸引了一批外国投资。

但缅甸如今却陷入了深刻的经济危机之中。彭博社1月31日报道指出,缅甸军方在掌管政权的第二年仍要应对民地武的活动和持续不断的抗议,经济受此削弱,还出现了外国投资者撤出市场的现象。美国等西方国家更在考虑对缅甸军方追加制裁。世界银行估计,缅甸上一财政年度的经济收缩了近五分之一。世界银行还预测,在截至今年9月底的本财政年度,缅甸经济可能仅增长1%。

据彭博社梳理,缅甸正在面对的经济困境包括:

美国等国的制裁,缅甸军方控制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极有可能成为制裁的下一个目标;

更多投资者退出缅甸市场,多家能源公司退出缅甸市场,这被认为应对可能发生的制裁的躲避风险行为,即使来自日本、中国公司仍在投资缅甸能源行业,他们也可能面临恶化的商业环境;

缅甸北部、中部省份的武装冲突加剧,在制造业上造成人力短缺、供应中断、需求疲软等因素,导致工厂和企业陷入倒闭潮,或只维持低度运营;

国家陷入金融危机,包括银行挤兑、物价陡增、通货膨胀、汇率暴跌等问题;

贫困人口扩大,联合国开发署预测2022年初缅甸近一半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企业和家庭用电中断,其原因包括电网遭抗议者破坏,而军方也常常主动断网,这都造成经济损失和生活不便。

在这样的情况下,缅军仍在加大对抗议者和民地武的打击力度。彭博社引述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兼缅甸研究项目联合协调员莫图萨(Moe Thuzar)的话指出,军方的姿态可能进一步拖累缅甸经济。“军方执法动作的任意性对投资者的信心不是好兆头。该国的安全局势也将影响其经济潜力和投资者信心,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和相关项目方面。”莫图萨说。

军方地位仍稳固

小梅等民盟支持者仍对“民族团结政府”和反对运动保持很高的期望。“我们仍能看到胜利曙光,我们也不会放弃和感到厌倦。”“敏昂莱如果没有了武器强制、军火供应商和军队,他就什么都不是。”小梅说。

尽管如此,从现实来看,“民族团结政府”及其于去年组织的新武装力量,还有其他民地武,在实力上仍难以和缅军直接对抗。

“对普通人来说,妥协当然必要。这是一个多元多种族的社会,如果他们想要稳定、想要秩序,就必须接受军队的重要性,也必须承认反对派的影响力。事实上,我之前也听到有学者讲,缅甸国内民众对于民主力量无休无止地进行所谓抵抗也有点厌倦。并不是所有人都反对军方,特别是考虑到军方还在努力维持一些政府机构和国家功能的正常运作。目前舆论上声音最大的不一定代表缅甸国内最大多数人的意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青年副研究员贺嘉洁说。

除开武力上的实力,缅甸军方仍在意识形态、经济和社会等各个层面保持对国家的掌控。

《外交官》杂志2月1日刊文分析缅甸军方的心态称,缅军仍在垄断缅甸的民族主义叙事。在缅甸街头,时常能看到军方的横幅,上面书写着诸如“缅军不会犹豫”、“缅军愿献出生命和汗水”的内容。据早前报道,上世纪80年代末,缅军总结了“联邦巩固不分裂、民族团结不破裂、主权稳固不动摇”三大事业理念,这贯穿缅甸政治生态至今。

之所以仍有大量民众愿意加入或者支持缅军,除了意识形态上的认可,也有生计上的考量。缅军在缅甸国民经济上发挥着突出的作用,缅甸军人及家属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和特权。

缅甸教育家和人权活动者芒萨尼(Maung Zarni)对《外交官》说:“军官们离开军队后,无论他们的专业资格是否合格,都有希望在文职部门(旅游、财政、卫生、林业、采矿、农业、贸易等)获得重要岗位。另外,缅甸警察也由退伍军人领导。退伍军人组织——拥有超过一百万的成员——掌握了大量经济机会。因此,对许多缅甸男性来说,所有这些经济、商业、就业机会都是不可忽视的。”

芒萨尼曾经警告昂山素季称,改变缅甸军方心态的机会非常渺茫,和军方的互动是充满危险的。“她(昂山素季)基本上是独角戏,而将军们就像一个紧密的团伙那样运作。”芒萨尼说。

昂山素季2010年从软禁中获释,这与军方主导的2008年宪法一道开启了缅甸民主政治转型进程,让文官和军方共享权力。《外交官》分析指出,2021年的政局哗变让双方和解的战略“陷入失败”,抗议者因此也拒绝再度接受文官和军方共享权力的建议。

这显然会让缅甸的政治生态走向极化,也让妥协与和平显得更为可贵。2021年12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说,作为友好邻邦,我们真诚希望缅甸各党各派从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弥合分歧,持续推进来之不易并适合缅甸国情的民主转型进程。

贺嘉洁非常认可民主转型进程“来之不易”的判断。“我依然认为妥协有意义,因为如果不妥协,结果就是无穷无尽的冲突。缅甸的民族国家建设远远没有完成,军队依然是维持国家统一的必要条件。承认这一点,民盟就必须接受军队对国家政治的影响。”她说。

贺嘉洁还表示:“军队也应该明白,现在不是1962年(注:当年缅军发动军事政变),也不是1988年,军事独裁已经控制不了民意了,稳定的政治必然是需要权力分享的——这里的分享不只是军方和民盟,也包括缅族和少数民族。事实上,军方控制政权一年了,他们也应该把形势看清楚了,更不用说现在它还面临着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

责任编辑:李怡清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施鋆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回访_缅甸变局一周年_被中断的政治转型与难以实现的妥协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