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坚守者_坚守“国门”的冬奥志愿者_从父母那里学会担当

新闻资讯 ywf0307 28浏览 0评论

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2月4日晚,世人期盼已久的2022年北京冬奥将拉开大幕。赛场之上,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们将展开高水平的比拼,送上一场场冰雪盛宴。

赛场之外,成千上万名北京高校志愿者已投身冬奥服务保障工作中。在万家灯火的新春佳节,他们有的人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坚守在“国门第一关”,有的人迎着高山滑雪赛区体感温度-36℃的酷寒为服务好运动员做着准备工作。

他们也想与家人团聚,但更想在这场重大盛会之中,让父母、家人看到精神的传承,让世界看见中国青年的担当与风采。

身穿防护服坚守首都机场的志愿者周雨:像父母抗疫一样站到前线

近日,各国冬奥运动员陆续来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唯一的官方入境口岸,也是冬奥志愿者们要坚守的“国门第一关”。

冬奥志愿者周雨。受访者供图

冬奥会期间,冬奥志愿者、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的2020级本科生周雨,负责的主要工作就是迎接前来参加或观看冬奥会的各国友人,并协助他们通过申报一体机快速顺利地通过海关。

在经过为期6天的培训之后,1月29日中午,周雨就和组员们正式上岗了。“身处第一个接触国外旅客的岗位,为了保持身体健康,做到‘新冠零感染’,我们的防护等级也是所有岗位中最高的。”周雨告诉澎湃新闻,首都机场的志愿者需要身穿防护服,每次连续6-7工作小时。

周雨冬奥志愿服务期间的防护用具。受访者供图

上岗前,穿脱防护服培训都是连续的穿脱练习,周雨从未体会过连续6个小时穿着防护服,中间不能饮食、上卫生间。

第一次上岗的经历让周雨印象深刻。由于工作活动范围比较大,上岗没过多久,周雨的护目镜就散开了,无法紧贴脸颊,之后整个护目镜都沾满了水雾,她只能在视野受到极大限制的情况下继续工作。

“碰巧当天下一班志愿者没能及时到场,我们组还‘顶班’了一段时间。”周雨说,“虽然感到比较疲惫,但是想到首都机场旅客数量大、海关管控严格,每一位志愿者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任务,我们还是咬牙继续坚持工作到了最后,顺利完成了工作。”

在咬牙坚持的过程中,周雨体会到了工作时间比志愿者更长的海关工作人员的不易,也想起了远在深圳、身为医生的父母。

“我爸妈是医生,他们自从新冠疫情爆发就加入了医护人员志愿团队,在工作之余帮小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周雨说,“现在我和他们一样身着防护服,虽然相隔千里,做着不同的工作,但我们都秉持着相同的服务之心,所以在某些瞬间,我会突然觉得自己‘回家’了。”

身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里有周雨的父母。受访者供图

这是周雨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没能回家和家人共度春节。“久不见面,并不代表情感的疏离。春节期间,我有空时会通过网上方式和家中的长辈、兄弟姐妹相互传递温暖。”周雨说,此外,闭环内早在春节前几天就进行了迎接新年的场景布置,她还参加了闭环内的春节合唱大会,体验了一次别样喜庆的春节。

“家里人、特别是我爸妈,知道疫情之下在前线当志愿者存在一定风险,有些担心我,但还是支持了我的选择。”周雨说,“学着父母的样子挺身而出,在冬奥‘前线’做服务工作,这就像是一种传承。我的家人亲戚都为此感到骄傲,也不断嘱咐我要注意身体健康。我会努力圆满完成冬奥会志愿者工作,展现大国风范和奥林匹克精神。”

迎战寒冷的高山滑雪赛区的志愿者张颜:和父母一起服务冬奥

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学院的2020级本科生张颜,与周雨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却因相似的想法和心情投身进到了冬奥志愿者队伍。

生长于北京的张颜,是以一种执着、势在必得的态度报名参选冬奥志愿者的。因为像父母一样去服务奥运会是深埋在她心底的一种情结。

冬奥志愿者张颜。受访者供图

2008年,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举行,张颜的父母当时都在为奥运会服务。

“那时我只有6岁,父母忙于奥运会不能回家陪我。我至今记得,奥运会开幕式那晚,我一个人趴在窗前,看着焰火照亮北京的整个夜空。”张颜回忆。

张颜告诉澎湃新闻,那时,父母对她说,“跟奶奶在一起也能很好。爸爸妈妈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去做,不能在家里陪你。虽然爸爸妈妈很抱歉,但也希望你能够理解。”

可张颜当时真的很不能理解,心里甚至对“抢走”她的爸爸妈妈的奥运会有些抵触。

高中时,她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志愿服务活动,去圆明园为游客指路。“当游客、特别是年迈的老人,从我这里得到帮助后真诚地对我说‘谢谢’时,我特别开心,感到自己的付出很有意义。”张颜说,那一刻她好像能理解父母了,所以此后常常参加各种志愿服务活动。

张颜读高三时,正赶上全国统一招收冬奥志愿者。她想到父母大概率要参与到服务冬奥会的工作中,便毫不犹豫地提交了报名信息。

“这次真的很想和我爸妈一起参与到冬奥会的服务工作中,但报名后没有收到音信。”张颜说,因此到北航上大学后,她跟着学校报了一次名,后来又跟着学院报了一次名,好在最后一次终于被录上了,开心极了。

张颜(右一)和父母一起滑雪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冬奥会期间,我主要会在高山滑雪中心服务,工作内容包括在比赛结束区接应滑雪下来的运动员。这项工作要求志愿者要会滑雪。”张颜猜测,志愿者报名时,她在“特长”一栏中填下的“滑雪”可能成了她的加分项。她说,很感谢爸爸教她从小开始学滑雪。

张颜的爸爸从事体育相关工作,早在三四个月前就已入驻延庆赛区,为冬奥做准备工作。张颜的妈妈作为“冰立方”赛区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因冰壶开赛而忙碌了起来。而随着高山滑雪中心赛事的临近,春节前已到志愿者驻地的张颜近日也忙得不可开交。

“最近一直在进行赛前的培训、准备等工作,基本是每天早上6点起床。今天的体感温度是-36℃。”2月4日在吃午饭的间隙,张颜告诉澎湃新闻,因为知道山上很冷,早在“出征”前妈妈就给她买了很多件加绒秋衣。

张颜现在和父母都忙了起来,近期一家三口没有时间通话或者视频了。但她表示,一想到一家人都在为服务好冬奥会而努力付出着,就觉得很有意义。她很高兴终于能体验到和父母一起服务奥运会的感觉了。

责任编辑:钟煜豪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徐亦嘉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坚守者_坚守“国门”的冬奥志愿者_从父母那里学会担当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