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1天接100多个电话,睡觉都成“奢侈”……这对疾控小夫妻,太让人心疼

新闻资讯 ywf0307 19浏览 0评论

在闵行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这么一对90后夫妻——张兆文、刘念,他们因工作而结缘,又因工作而一再取消婚礼,甚至两人领证也是女方家人“远程同意”。没有梦幻的婚礼,更没有想象中的浪漫,他们并肩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诠释了什么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张兆文(左)、刘念(右)

结婚

忙得只顾得上领证

2014年,张兆文进入闵行疾控工作;2年后,刘念也来了。当时的他们,虽然对传染病有所了解,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如此真实而深刻。

2020年初,张兆文买好前往刘念老家河北的火车票,盘算着怎么“讨好”女方家人。谁知,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断了他的计划。两人果断退掉车票,回疾控中心投入疫情防控一线。

眼看着疫情短期内无法结束,张兆文通过视频与刘念家人沟通,2020年2月22日两人正式领证。当时,拍照的门店都没有开,他们就在家里自己拍了一张结婚证件照,然后到婚姻登记中心打印出来,贴到婚姻登记下发的“红本本”上。

对很多人来说,结婚是一件大事,各种事情千头万绪,但在他们身上,因为疫情忙前忙后,只顾得上领证这件事了。2020年11月,两人才抽空拍了一组婚纱照。2021年夏天,等不到张兆文这个上海女婿登门,刘念家人从河北老家来上海看望他们。此时,两人已结婚一年半。

睡觉

成了一种“奢侈品”

作为传染病防制科负责人,张兆文每天忙于疫情处置、密接追踪、消毒隔离等大量工作,有时一个电话刚放下,手机铃声又响起,每天接的电话多的时候达100多个,恨不得把手机绑在头上。刘念打趣他说:“不是在打电话,就是在接电话的路上!”

至于下班时间,那就更没“谱”了。正常下班时间是下午4点半,张兆文几乎没有正常下班过。相反,经常晚上八九点在家吃饭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放下碗筷又出门了。

疫情发生以来,加班对他来说早已是常态。疫情相对比较平稳的时候,下午五六点两人或许可以一起离开疾控大楼,把工作带回家做。但这样的美好时光,一周也就两三次。

深夜还在加班的张兆文

大多数时间,张兆文下班后得留下来,协调各种事宜,回家根本没个时间点。特别是近期疫情反复,他经常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甚至通宵。对他来说,睡觉成了一种“奢侈品”,工作间隙打个盹,很快又要满血复活工作了。

等疫情结束

许她一个婚礼

“有时,我睡了一觉,他才回来;有时,我半夜醒来,他不见了。疫情紧张的时候,感觉他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看着张兆文整天忙忙碌碌,作为妻子的刘念心里五味杂陈。“刚开始会担心,后来习惯了会难过,就觉得陪伴太少了,不过更多的是害怕,尤其是看到加班熬夜身体出问题的文章时。”

和张兆文相比,刘念“没他那么忙”。但作为综合办、数据报送组的一员,每天要面对大量的事务和数据,也常常没有闲暇时刻。两人虽然在同一幢大楼,碰面的时间屈指可数,午饭也难得能够在一块吃。每天,刘念忙完之后,就默默地等张兆文下班;实在等不到,只好一个人先回家。

虽然是90后,张兆文已长出些许白发,和刚入职相比,沧桑了不少。今年,刘念已是第三年没回家和父母一起过年。春节期间,他们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上。谈起新年愿望,刘念脱口而出:“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张兆文接过话茬,“到时,给她补办一个婚礼!”

记者:陈美玲

图片:区卫健委

编辑:陈美玲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1天接100多个电话,睡觉都成“奢侈”……这对疾控小夫妻,太让人心疼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