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特斯拉“上海速度”超越“美国速度”,靠什么_

新闻资讯 ywf0307 32浏览 0评论

全美汽车工厂里,去年产量最高的是哪家?

不是以高效和精细化管理著称的日本车企日产,不是多年的美国汽车销量冠军、百年老店通用,不是发明了汽车生产流水线、造出划时代产品Model T的福特。

都不是。答案有些出人意料,却又说不上匪夷所思:彭博社统计了美国70多家汽车工厂的数据后发现,2021年,产量最高的是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特斯拉工厂。

要知道,仅仅在两三年前,这家工厂还深陷“生产地狱”,因为无法按期完成订单,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推迟向消费者交货。2021年,其他车企纷纷因供应链紧张而产能下降,特斯拉的加州工厂虽同样受供应链影响,却逆势增产,最终甩开了日产、丰田、福特、通用等汽车工厂。彭博社说:现在,特斯拉的加州工厂有了个值得夸耀的头衔——北美最高产的汽车工厂。

或许只有特斯拉的自家兄弟上海工厂可以与加州工厂一较高下。若是论资排辈,上海工厂只能算是小弟:刚刚产车两年多,是加州工厂的一个零头。然而,据特斯拉最近披露的财报,2021年特斯拉上海工厂汽车交付量逾48万,超过北美冠军——特斯拉加州工厂(约45万)。

这当然是“特斯拉速度”的体现,同时也是上海这片沃土造就的“上海速度”的体现。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内

车间夹层里的办公室

去年底,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座高档宴会厅里,白宫官员、国会议员、商界领袖齐集,参加《华尔街日报》举办的一场商业论坛。在场的政商名流无不西装革履、神情端肃。

这时,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出现在了宴会厅正前方的大屏幕上:他敞着夹克,两眼搞怪地一睁一闭。现场的名流们看见,马斯克身后是一个汽车生产车间,不时有工人穿梭往来。

现场主持人问:“你现在在哪里?”

马斯克说:“我正在即将竣工的特斯拉得州工厂。你看我身后就是工厂。我们的办公室和工厂就在一起。管理层和工程师不能单独待在象牙塔里,他们离工厂越近越好,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主持人显然有些尴尬,她说:“我现在和很多CEO就在华盛顿的象牙塔里跟你视频对话。”恐怕坐在台下的那些CEO多少也会感到尴尬,他们中有几人的办公室是设在厂房里的呢?

从办公室位置的设计,人们可以一窥“特斯拉速度”的奥秘。

春节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参观了特斯拉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记者在厂门前停下车,负责引导参观的特斯拉员工小高就从厂里迎了出来。他说:“我们的工位就在车间上面的一个夹层里,总裁也在那儿办公。从办公室的玻璃窗看下去就是车间。要过去,下几级楼梯就到。”

工作人员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内作业

陪同记者走在生产车间里,小高指着眼前的一辆辆未完工的汽车说:“这些车都是有主人的。”特斯拉和传统车企不同,它没有库存,消费者先订货,车间再生产。车辆一旦下线,就尽快交到消费者手中。

速度,还源于制造流程的重造。不同于大多数厂房设计,特斯拉工厂不是在一个平面上展开的,而是立体的。立在地上的是生产线,架在半空的是机运链。即使是现代制造业通用的机械臂,在特斯拉车间里也有不一样的排布。在焊接车间,记者看到数只机械臂围绕着一辆汽车作业,此外还有一只机械臂从车身上方探下来,“四面八方”似乎不足以描述机械臂和汽车的位置关系。

“整条供应链都在中国”

常有人把特斯拉和iPhone相提并论:它们都是行业的后来者,它们都以革命性的产品推动行业巨变,它们的毛利率都远高于同行……

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把生产线放在了中国,至少是其中的一大部分。

早在iPhone面市前,苹果公司就已明白中国制造至关重要。

2007年,离iPhone预定的上架时间还有一个月出头,乔布斯突然提出,把iPhone的屏幕材质从塑料换成玻璃。因为后者更不容易留下划痕。他说:“我想要玻璃屏幕,这件事情必须在6周内办好。”

一名下属走出乔布斯的办公室,立即订了一张去中国的机票。他只能去中国。

苹果选择中国制造有两个原因:中国工厂灵活,中国供应链比美国强。

乔布斯提出关于玻璃屏幕的要求之后,上述优越性立刻变得一目了然。

位于广东东莞的某工厂智能手机部件生产线

多年以来,手机生产商一直不愿意使用玻璃屏幕,因为它需要精确的切割和打磨,很难达到标准。苹果公司已经选定美国的康宁公司来生产大块的强化玻璃板。然而,要想把玻璃板切成数以百万计的iPhone屏幕,那就得找到一家空闲的切割工厂、数百块实验用的玻璃板以及一大帮中级技师。光是准备工作就得消耗一大笔资金。

就在这时,一家中国工厂跑来投标,要求承揽这项工作。

据《纽约时报》报道,苹果的考察小组赶到那家中国工厂的时候,厂主已经开始兴建新厂房了。一名苹果公司前管理人员回忆,厂主的解释是,“这是在提前做准备,免得你们的订单让我们措手不及。”他们有一间装满玻璃样品的仓库,可以向苹果公司提供免费样品。厂主还答应提供技师,几乎不需要费用。他们已经建起了厂内宿舍,员工可以24小时随叫随到。

这家中国工厂最终拿到了订单。

“整条供应链如今都在中国。”另一名苹果公司前高管说。

特斯拉上海工厂也像苹果一样,因中国完善的供应链而受益。需要方向盘吗?往西3公里,临港均胜电子就有。需要调整铝合金元素含量吗?几条街外的友升铝业立即定制。需要新能源电池吗?宁德时代已经在超级工厂旁建了电池模组基地。

在临港新片区,围绕着特斯拉工厂,一家家上游供应商落户开厂。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内工作人员正在工作

去年5月21日,上海临港新片区举行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集中签约,延锋汽车、广微万象、东山精密、麦格纳、李斯特等18家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落地,涵盖了汽车芯片、自动驾驶系统、汽车内饰、车身、新材料、精密加工等多个领域。去年8月,临港新片区相关负责人介绍,新片区已集聚了智能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100多家,其中有不少是特斯拉的供应商。

得益于临港及中国国内完善的供应链,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极高。马斯克在2020年7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以前,大量在世界其他地区制造的零部件被运往上海;今后,如果完全在中国本地采购,车辆成本会大大降低。

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已达到90%以上。反观“车轮上的国度”美国,特斯拉加州工厂仅为73%。

“上海速度”

2021年10月10日,在德国首都柏林郊外的一片空地上,一场名为“超级节”(Giga Fest)的大型露天庆典正在举行。空地后方,矗立着特斯拉崭新的柏林超级工厂。

空地上架起了摩天轮,DJ播放着节日欢歌,素食餐车供应着全球美食,当然,还有德国人钟爱的啤酒,而且是全新的品牌——“超级啤酒”(Giga Bier)。但这些都是配角。全场主角是从上海运来、供德国消费者体验的特斯拉汽车。

这是特斯拉为庆祝全球第二个海外工厂——柏林工厂建成而召开的庆祝活动。特斯拉CEO马斯克亲自从美国飞到柏林为“超级节”助阵。成千上万的欧洲人闻讯赶来,除了喝酒、听音乐,他们还能走进特斯拉工厂,观看酷炫的生产流水线。

不过,有个小小的问题:在“超级节”举行的时候,特斯拉柏林工厂还未100%完工,更未开始制造汽车。

参加庆典的人群里,有人问马斯克:工厂什么时候开工?马斯克回答说:“我们准备在几个月内开始生产,基本上是(2021年)11月或12月,并希望在12月交付第一批汽车。”

但马斯克的预测落空了,到本文发表时(2022年2月初),特斯拉柏林工厂仍未有投产的消息。

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柏林工厂厂址确定前一个月,特斯拉第一个海外工厂——上海工厂建设工程刚刚竣工。当时,上海没有举行浩大的“超级节”,因为没有闲暇,工厂立即投产了。

如今,在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车间里,只要有客人来参观,负责讲解的员工小高第一站总是领他们去看入口处的一张海报。那是上海工厂建设项目的时间轴:2018年10月17日签订土地出让合同,2019年1月7日奠基,2019年10月25日竣工验收完成,2019年12月30日首批Model 3交付内部员工……

小高每次都会向客人特别强调一句:“从工厂奠基到第一辆车交付,仅用时11个月。”

当年开工、当年竣工、当年投产,这就是后来被人津津乐道的“特斯拉速度”。

新建成的特斯拉上海研发创新中心和数据中心

有人也许会疑惑,工程建设不就是盖房子吗?房子盖得快点,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其实,一个工程并不只是盖房子那么简单,甚至盖房子只是其中最简单的部分。开工前的审批,竣工后的验收——用地、环保、水利、人防、消防、燃气、地震安全,等等——每一项都需要政府部门参与,每一项都必不可少,中外皆然。

看看特斯拉柏林工厂就知道了。从工地垒下第一块砖起,工程建设项目就不断受到烦琐审批流程的困扰,屡屡遭到当地环保组织的反对。一位德国业内人士说:“特斯拉没有料到,要花3个月时间去讨论砍树问题。”于是,柏林工厂竣工时间一再推迟。

特斯拉上海工厂一期总建筑面积15.7万平方米。如果按照传统做法推进,从签约到开工,如此体量的工厂,审批时间至少10个月,而特斯拉上海项目仅用了一半时间。验收更是和项目建设同步完成。

缩短审批和验收时间,不是主管部门放宽了标准——该审的一项也不能少,该验的每项都得验。省时的窍门在于他们改进了工作流程,把自己当作店小二去服务企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压缩时间。

现在进入特斯拉上海工厂可以看到,厂区西侧一条小河把工厂与外界隔离开来,连通内外的是三座小桥。

然而按照最初的市政规划,桥只有一座。如果要修改规划,补建两座,仅仅审批流程就要走一年。

但特斯拉太需要这两座桥了:南北跨度一公里多的厂区西侧,如果只有一座桥、一扇门,怎么也满足不了物流、人流的需求。

一边是绕不过的审批流程,一边是逃不脱的实际需求。怎么办?临港管委会等部门还是找到了两全之策:把桥的建设纳入水利基建项目中去,这样既不需要修订规划,又能满足企业需求。

特斯拉项目建设中,还有很多像这三座桥一样的故事。受益于政府部门的制度创新和贴身服务,特斯拉上海工厂实现当年开工、当年竣工、当年投产,跑出了“特斯拉速度”。马斯克说,这个惊人的速度是上海市政府和特斯拉团队共同创造的。

特斯拉海外超级工厂首批汽车在上海交付

所以,“特斯拉速度”也是“上海速度”和“中国速度”。

去年底,在《华尔街日报》举办的那场商业论坛上,有观众最后问马斯克:怎么看待中国和美中关系?

马斯克回答说:“特斯拉和中国的关系很好……我希望大家牢记:我们同是人类,让我们努力建立积极的关系,为人类共同的繁荣而努力。”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俱鹤飞

图片来源:新华社、本报记者孟雨涵 题图为刚下生产线的国产特斯拉正在驶出工厂

来源:作者:宰飞 俱鹤飞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特斯拉“上海速度”超越“美国速度”,靠什么_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