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英国前国会议员_美国准备让欧洲流尽最后一滴血

新闻资讯 ywf0307 19浏览 0评论

“欧洲和北美国家的劳动阶层将为北约针对俄罗斯的‘疯狂自杀行动’付出代价”。英国前国会议员乔治·加洛韦近日在推特上这样写道。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乔治·加洛韦表示,“正如美国准备好让乌克兰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最终,它也准备好让欧洲流尽最后一滴血”。他还表示,西方国家的政客想借俄乌危机嫁祸中国,但老百姓最终不会认可这样的说法。

英国前议员乔治·加洛韦。孙微摄

环球时报:您最近在社交平台上说,“欧洲和北美国家的劳动阶层将会为北约针对俄罗斯的‘疯狂自杀行动’付出代价”。现在欧美都出现能源价格飙升、物价上涨等问题,并严重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这会反过来对欧盟一些政客的言行产生约束力吗?

乔治·加洛韦:我认为,在短期内,民众生活严重受到影响对这些政客完全没有什么约束力。他们只想着要“乌克兰战斗到最后一滴血”,但痛苦和苦难也将会落到他们本国的人民——劳动阶层和穷人身上,他们已承受着物价上涨带来的麻烦,很显然,价格上涨不仅限于天然气、石油等能源。好好算算物价上涨这笔账:这对百姓生活,对制造业、工业、交通业等依赖能源和燃料的行业意味着什么?

食品价格也会大幅上涨,这不光与运输成本增加有关,还因为俄罗斯的小麦出口问题。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如果全球市场小麦短缺将使一系列商品价格上涨。有些傻瓜说:“我不吃小麦。”但事实上,你吃了,甚至在麦当劳或汉堡王的汉堡里也有小麦。如果油价再涨下去,实际上意味着我们中的一些人不能再随心所欲地开私家车了,问题是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常常晚点、票价又高且急需现代化。相比,中国的交通系统早已进行了现代化升级。

我的预测是,当西方国家政府试图指责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连带要嫁祸中国时,很多人在一段时间后将不愿意接受这一点。而且无论如何,即使那些接受了政府说法的人,有一天也会说:“好吧,我们对普京无能为力,但我们可以对你做点什么。”

环球时报: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共识是——美国作为北约的实际领导者,就是想借俄乌危机在地缘政治上获利。在您看来,欧洲民众看清谁才是这场危机真正的始作俑者吗?

乔治·加洛韦:我认为,美国想从中获利的念头会落空。我相信,美国所有的行动和不作为都非常清楚地描绘出它是一个正在迅速衰落的帝国。毕竟,就在大约半年前,美国不得不像小偷一样在夜里溜出阿富汗。现在我们看到俄罗斯足以挑战美国的力量,并且我认为,它还很可能会很快击败美国。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局势的发展。就在几天前,伊朗的弹道导弹落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美国领事馆附近,但美国对此无动于衷,也无能为力。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强大实力的绝对顶峰期已经过去。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主席说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认为美国甚至是一只牙齿都脱落的、垂老的老虎。

环球时报:拜登宣布美国禁止进口俄罗斯能源,英国也随之跟进。但很多欧盟国家对此有顾虑。您如何看英美和欧洲大陆国家对俄乌危机再度升级表现出的分歧?

乔治·加洛韦:正如伟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所说,“美国和英国更像是同一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美英两国可以被当成或者说至少可以被视为一个单一实体。但欧洲的情况就不同了。它们无法阻止进口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因为他们完全依赖这些。尽管一些国家也宣布打算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但要以一个负担得起的价格实现这一点并不容易。而且很明显,这不会很快实现,因为欧洲接近5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你不能随便就把阀门给关掉,那样的话,你从哪里获得这50%呢?更不要说以老百姓能买得起的价格去填补上这么大的空缺。在整个欧盟,天然气的价格上涨差不多30%。德国是依赖俄罗斯能源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整个欧盟也是高度依赖。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小心翼翼地豁免了欧盟国家向俄罗斯支付天然气费用的银行。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北溪-2”项目实际上已被美国政府关闭——尽管该项目属于德国和俄罗斯。现在,我们依赖的俄罗斯天然气仍在通过乌克兰的管道输送过来,俄罗斯也在为让欧洲用上天然气向乌克兰支付这些管道的租金。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西方在进行“自杀任务”,因为即使欧洲能及时找到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价格也会飙升。这就是中国政治家常说的,敌人常常会“奋力搬起一块大石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环球时报:西方国家呼吁俄乌停火,但看上去却是火上浇油。西方是否陷入某种自我矛盾?为什么?

乔治·加洛韦:欧洲和英美盎格鲁—撒克逊联盟之间又出现意见分歧——你也可以把澳大利亚算进去。欧洲知道,如果这场战争升级——成为一场明确的北约和俄罗斯的战争,那么随着战局变化,可能离使用中程核武器就不远了,而从距离上看,欧洲大陆将首当其冲。而冲突如果升级、演变到使用洲际弹道导弹、高超音速导弹等武器时,那将成为“世界末日”。

正如美国已准备好让乌克兰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最终,它也准备好让欧洲流尽最后一滴血。因此,欧洲人比美国人更希望早日实现停火。

我认为,除非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所说,俄罗斯的最低要求应得到满足,否则不会停火。俄罗斯的要求也确实是最低需求,要求明斯克协议的实施。乌克兰政府已与德国和法国签署该协议,该协议也已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财产”。这意味着北约应当在俄乌问题上保持中立,就像瑞士曾保持中立不加入任何军事集团一样。此外,这意味着没有任何外国武装力量或武器会被部署在那里。同时,俄罗斯希望承认生活在顿巴斯的约占乌克兰人口1/5的俄罗斯族人自治,而这个要求现在变成“独立”。这就像克里米亚问题已“解决”一样。

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尽管有些人仍装聋作哑。这些是俄罗斯的最低要求,如果这些要求得到满足,战争可能明天就结束。问题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有答应这些最低限度要求的自由吗?他能够不受来自美国的压力吗?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许海林‍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来源:作者:环球网 许海林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英国前国会议员_美国准备让欧洲流尽最后一滴血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