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李显龙对美八日访问迎尾声_俄乌危机牵起新加坡“小国”之忧

新闻资讯 ywf0307 21浏览 0评论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

当地时间4月2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结束其对美国为期八天的访问。访问期间,李显龙与美国总统拜登、副总统哈里斯、国防部长奥斯汀等美国政要,美国工商业界领袖,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会面。

新加坡是唯一一个因俄乌冲突加入制裁俄罗斯行列的东南亚国家。《南华早报》4月2日报道指出,这也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二次在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情况下谴责另一个国家。

访美期间,李显龙也就这一决定再次作出表态。据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2日报道,李显龙1日在纽约总结访美行程时对记者表示,新加坡宣布制裁俄罗斯不是选边站,新加坡选择的是“捍卫基本国际原则和国家利益”。

“小国”的不安

新加坡一向强调,该国在面临大国争执时会避免选边站。现实中,与世界各大国家均保持良好关系的新加坡的确显得“游刃有余”。然而,新加坡对俄罗斯采取的强硬立场让该国国民担心,新加坡是否已做出选边站的决定。

据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NA)4月2日报道,李显龙1日在纽约回答新加坡媒体提问时说:“我们选择了原则,我们坚持符合我们长期国家利益的原则,我们始终坚持这些原则。”

李显龙口中的“原则”指的是不侵犯他国领土完整和主权,这也被载入了联合国宪章。“这是一项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基本原则,因为假使这都是需要讨价还价(up for grabs)的,那么我们认为我们有权在世界上存在、保卫安全和感到安全的依据是什么?”李显龙1日说。

这也呼应了新加坡高官近期的多项表态。据彭博社报道,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3月15日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说,制裁俄罗斯不是为了选边站,而是这些原则“攸关一个小型城市国家”(指新加坡)的存亡。

然而,新加坡仍遭到“是否特别针对俄罗斯”的质疑。历史上,美国也曾多次在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对其他国家采取行动。据CNA和彭博社报道,李显龙和维文两次讲话中都提到:1978年柬埔寨遭入侵时,新加坡就表明了同一立场;1983年美国入侵格林纳达,新加坡也在联合国大会上投票反对美国入侵行径。

李显龙4月1日说:“我们在联合国投票反对他们(美国), 并不意味着我们是美国的敌人。但我们不能赞同他们的所作所为。”维文3月15日采访中则引用了1983年时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许美通的话:“有时候坚守原则比维系友情更重要。”

牵动新加坡情绪的不仅仅是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的决定,也在于俄罗斯为此提出的历史论述。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去年6月30日报道,当日,俄总统普京表示,他认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完全是一个民族”。此后,普京还撰写了文章《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继续阐释他的这一观点。这被认为是在利用历史论述来合理化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的行动。

历史上,今时今日新加坡所在的领土曾先后隶属于与今日印尼、泰国、马来西亚等国有关的古代国家。分析指出,这让1965年才独立建国的新加坡对“历史归属”的主权论述非常敏感。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青年副研究员贺嘉洁早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就指出,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强调该国是‘马来海洋中的华人小岛’,新加坡多次强调国际规则,特别是主权原则对小国的重要性。

平衡难达

据CNA报道,李显龙在谈论俄乌局势时,也提到了乌克兰危机对作为“小国”的乌克兰的启示。一方面,李显龙认为,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必须要建立起自己的国家防御体系,并维持精良的武力装备;同时,新加坡国民也需要树立起誓死捍卫国家主权的意志。

美国是新加坡重要的防务伙伴。据CNA3月29日报道,李显龙访美第一站便会见了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旨在夯实两国防务关系。奥斯汀与李显龙重申了“牢固”的新美双边防务关系,并认可新加坡作为美国主要安全合作伙伴的地位。

在国防这一方面之外,李显龙也强调了外交对遏制危机发生的重要性。他认为,需要在周边地区建立有助于“阻止激烈冲突”的机构,他也在访问美国期间一再重申这一观点。他列举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东亚峰会、美国提出的所谓“印太经济框架”等既存平台。

基于此,李显龙表达了对中美关系的担忧。他担心,现有的中美沟通渠道可能不足以解决现存的难题和矛盾。

近年来,美国一再通过派遣高官访问东南亚、高谈所谓“印太战略”的方式来搅动东南亚,但收效并不显著。 据《环球时报》报道,四个东盟国家——印尼、泰国、菲律宾、缅甸的外交部长于3月31日至4月3日分别访问中国,这让美国媒体想起流产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美国政府今年2月底宣布在3月28日至29日举行“美国-东盟特别峰会”,但因为东盟多国领导人不方便在这个时间出席,会议被无限期推迟。

最终,李显龙成了这一时间中唯一一个访问美国的东盟国家领导人。“德国之声”4月1日报道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的话说,李显龙政府的一贯做法是采取鼓励各方对话的立场。庄嘉颖认为,新加坡可能会继续努力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寻找一些空间,以便在其中运作。

另据《南华早报》2日报道,新加坡不止要在国际层面应对日趋紧张的大国关系,也需要就日趋分化的新加坡舆论场做出回应。《南华早报》称,尽管新加坡“大力支持”乌克兰的举动在新加坡的社交平台上赢得了许多喝彩,仍有为数可观的新加坡国民认可俄罗斯在国家安全上存在“合理需要”,也认为扎根于亚洲的新加坡“选边站是很不明智的”。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外交政策助理教授Dylan Loh向《南华早报》表示,他认为这种舆论分化的规模被夸大了,大部分新加坡人都支持政府的外交政策。但他也担忧,错误和虚假信息会被利用作用影响外交政策的工具。

责任编辑:胡甄卿

转载请注明:电影天堂 » 李显龙对美八日访问迎尾声_俄乌危机牵起新加坡“小国”之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