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子带头人孙海洋_14年噩梦终结,一家人将迎团圆年

极目新闻记者 周浩

寻子14年,孙海洋几乎走遍祖国山河。一次次朝线索出发,一次次比对失败,孙海洋一直在路上,他告诉自己,孩子总会找到。

他加入了寻子联盟,收集了许多被拐儿童名单,在各地参与寻子活动。他的故事被拍进电影。年复一年,他成了群体口中的“寻子带头人”。

他见证了许多寻子家庭的团圆,但自己的儿子孙卓迟迟没有消息。他在这场寻子的噩梦里,挣扎了14年。

12月6日,噩梦醒来。他终于将孙卓紧紧抱在了怀里。孙海洋说,以后再也不用找孩子了,这条路走得实在太苦了。

更好的结局还在后面,认亲后一个月内,孙卓被他接回深圳,开启全新的生活。再过9天,就是孙卓真正的生日,一家人都在期待。

认亲成功的孙海洋,并不打算就此退出,他说,会继续帮助寻子家庭寻找孩子。

重逢

孙海洋没有想到,14年的寻子梦,会在2021年的年末实现。

12月6日凌晨4时,孙海洋还在睡梦中,突然被一名寻子家长的电话叫醒。就在头天晚上,央视《等着我》栏目发布预告,称12月6日上午,一名“带头”家长要和孩子相见。有人猜到,这名“带头”家长就是孙海洋。

家庭合照

虽然此前深圳警方曾通知他,这几天不要到处跑,但孙海洋并不太确定。

几个小时后,有民警到孙海洋家,说找到高度疑似他儿子孙卓的人,正在比对信息,要带他去认一下。

孙海洋和妻子彭四英被接到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坐在了认亲仪式现场。两人被邀请上台,孙海洋看起来并没有太多表情,但内心却焦急万分。他接过结果认定书,巴不得再快些见到孩子,一秒钟都不愿多等。

孙卓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戴着口罩,彭四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看看眼睛、额头、头发,再看看耳朵,就是自己家的孩子。”彭四英回忆。

孙卓小跑几步上台,孙海洋上前紧紧抱住他不愿放开,重逢的喜悦和酸楚化成眼泪奔涌而出,他失声痛哭起来,彭四英也抱着父子俩哭泣。孙卓拍着孙海洋的后背,轻声说“爸爸,没事”。

孙海洋想,他真正找到了孙卓了,以后再也不用出去找孩子了,这条路走得太苦了。

彭四英没有看过孙海洋为其他事流泪,但为了找孙卓,他哭过几次。她想,孙海洋再也不用出去找孩子了,让他哭吧,把压抑了多年的苦都哭出来。

下台后,孙海洋夫妇仔细地看着孙卓,确认他是健康成长的。孙海洋问孙卓,还记不记得家里的包子,不等孙卓回话,他紧接着又问其他的。他想知道孙卓这14年的每一天是怎么过的,好像要把心里的一万个问题全抛出来。

当晚,孙海洋夫妇带着孙卓,与亲戚们吃了一顿饭。孙卓坐在父母和弟弟孙辉中间,一家人脸上全是笑意。有亲戚为他们拍摄合照,在孙卓起身时,笑着对彭四英说,孙卓已经比她高出不少。

噩梦

回忆这14年的寻子路,孙海洋感觉,像经历了一场噩梦。

来自湖北监利的孙海洋,青年时候就开始做包子,也做过其他生意。为了家人更好地生活,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2007年,孙海洋带着孙卓来到深圳,并于当年10月开了一家包子店,生意很不错。包子店不远处,就是孙卓就读的幼儿园。

但包子店开张不久,噩梦发生了。10月9日晚,孙卓对孙海洋说,想出去玩一下。孙海洋说,天黑了不要跑出去了。孙卓没有回话,直接往外面去了。连日劳累的孙海洋打了个盹,醒来时孙卓已经不见了。孙海洋急得拼命在街头奔跑寻找,但孙卓早已不见踪影。

有邻居告诉孙海洋,有亲戚来了给孩子玩具玩,带着他往前面去了。孙卓当时心想:“坏了。”

苦寻几天后,孙海洋才在附近一家超市的监控录像中看到,嫌疑人穿着白衬衫,用玩具和零食把孙卓引诱拐走。

孙海洋将有嫌疑人正面的画面印在寻人启事上,印刷后在深圳的大街小巷张贴分发。孙海洋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也赶到深圳,一同寻子。

但孙卓还是音讯全无。孙卓丢失后,寻人启事悬赏寻子,赏金从5万到10万,再到20万。孙海洋把老家的房子变卖了,包子店也挂上寻子招牌。因为家庭变故,包子店渐渐难以继续经营,孙海洋和新入场的商户商量,能否在店铺招牌上方挂寻子招牌。

儿子没找到,骗子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有的能把细节说得有模有样,还发来小孩的照片。孙海洋仔细查看发现,照片是用技术嫁接的,只有头像是孙卓。但孙海洋还是希望能接到电话,他想,如果骗子都不找他,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孙卓丢失后的那几个月,家中总是争吵。孙海洋和妻子彭四英相互指责,说孙卓是因为对方才丢失的。母亲夹在中间,说不把孩子带到深圳就好了。找不到孩子的孙海洋,有时都不愿意踏进家门。

2008年的一天,彭四英拿了把菜刀跪在孙海洋面前,把地板磕得砰砰响,脸上流血,求他杀死她。孙海洋赶紧把刀扔到一边,告诉她,是自己没有把孩子看好,他一定会把孩子找回来。

那天后,孙海洋改变了自己的性格。

寻子

寻子过程中,孙海洋发现,孙卓被拐并非个案。他又认识了众多和他有相同遭遇的家庭,他们共同组成寻子联盟,相互支持,宣传打拐防拐。他们制作了数十米长的寻子海报,上面印着许多被拐孩子的信息,在各地寻子时,他们把海报铺在街头。

孙海洋还联系了各地被拐儿童家长,收集了数千名被拐儿童的名单。

寻人启事

2014年,电影《亲爱的》上映,张译饰演的韩德忠,原型就是孙海洋。随着电影热映,数千条线索如潮般涌向他,全国各地网友把拍到的疑似孙卓的儿童照片发给他。

十几年间,除了新疆、西藏,全国其他省区孙海洋几乎都去过,车票厚厚一摞。

因怀疑孙卓被拐到潮汕地区,孙海洋去过那很多次。听不懂当地方言,他站在别人家门外,探着头、隔着门缝,挨家挨户小心查看,希望奇迹发生。

了解到有多名孩子被卖到广东紫金县,他也和申军良等家长一起到那里。他们拉着长幅海报上街宣传,张贴分发寻人启事,饿了就蹲在街头吃盒饭,一找就是好多天。

有人告诉他,在宁夏见到的一个孩子很像孙卓,他辗转经郑州、西安几天才到,接近那户人家,但那个孩子最后被证明不是孙卓。

孙海洋接到过不少山东的线索,去过山东多次,还在山东电视台做过节目,轰动一时,电话都接不停。但他没能在那找到孙卓。

在寻子前几年,只要是收到别人举报的线索,说当地有被买回去的孩子,他都会去那边打探,还将线索交给警方,解救了不少孩子。

彭四英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孙海洋几乎不讲自己在外面找孩子吃的苦,经常背个包就出门,所有的资料都在里面。在外寻子,风吹日晒,吃饭喝水不便,吃闭门羹是常事。但比起这些,孙海洋告诉彭四英,他看到过很多过得不好的孩子,担心孙卓也在受这样的苦,讲起这些,孙海洋就会很难受。

2012年,孙海洋与彭四英的小儿子孙辉出生。辉,有成就辉煌之意,谐音“回”,希望孙卓早日回到他们身边。孙海洋总说,孩子一定会找到的。

但随着时间推移,孙海洋意识到,他可能已经认不出孩子了。面对那些被拐孩子的信息,他只能筛选出被拐时间与孙卓丢失年份相近的,再逐一去找。同时,孙海洋把更多的希望,寄托给了公安部门,他们有先进的科技提供帮助。

返乡

孙卓被拐后,孙海洋搬家过多次,自己也当二房东,做起出租房生意。为了孙辉上学,孙海洋在儿子学校边租了一套两居室。从孙辉房间的窗户,能直接看到学校的操场。房子不大,但干净敞亮。阳台上还留有整包整包的寻人启事和长幅寻人海报。

孙海洋说,看到阳台上的寻人启事,他感觉找到孙卓仍像一个美好的梦,他很怕这个梦醒来。孙卓丢失的前几年,彭四英经常梦到孙卓远远地向她跑来,好像他不是丢失了,只是暂时没找到而已。她还会想,孙卓回来后给他庆祝十岁生日。后来她越来越不敢想,不知道哪一天会回来。

孙卓幼年时的裤子、毛衣和书包,还有一大堆玩具等等,孙海洋一直不舍得扔,一存就是十几年,时常会找出来翻看。认亲成功后,孙海洋带孙卓回家,他找出孙卓儿时的相片,找出十几年前孙卓的衣服和玩具等。但孙卓只是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孙海洋展示孙卓儿时照片

孙海洋问孙卓,会不会奇怪自己没有四岁之前的照片。孙卓说,他没想那么多。孙海洋安慰自己,至少孙卓童年没有受到伤害,心里没有留下被拐卖的阴影。

认亲当晚,孙卓是和弟弟孙辉一起睡的。进入弟弟的房间时,孙卓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吉他,也说想学吉他。彭四英心头一酸,她想,会不会还有很多孙卓没接触到的东西,他也很喜欢。当晚,孙海洋夫妇并没有睡好。彭四英说,她想了很多,孙卓竟然真的在家中睡着。

次日早上,孙海洋夫妇就带着孙卓,坐上高铁,返回湖北监利老家。孙海洋说,他想让孙卓见见爷爷奶奶,让他们看到真实的孙卓。他也要让孙卓感受到,他就是自己家的孩子。第一次坐高铁的孙卓,说自己有点晕车不适。对此,母亲彭四英有不同的感觉,孙卓可能是有压力了。

当他们抵达监利市红城乡何赵村老家附近,距家近一公里的道路,被欢迎孙卓回家的乡亲堵得水泄不通。鞭炮声、礼花声震耳欲聋,声势浩大的舞龙队将气氛推向高潮。上百个摄像头对准孙海洋一家归来的方向,老家的场面超过了众人的想象。孙卓有些不知所措,孙海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牢牢护着他。

当孙卓走到家门口,等待已久的爷爷奶奶紧紧抱住孙子,痛哭流涕。很多邻居也前来看望,说这就是小时候的孙卓,没有变样。

家中的很多亲戚抱着孙卓就开始哭,告诉他,父母找他很辛苦。但孙海洋夫妇没有接话。

选择

此前,孙卓曾在采访中表示,亲生父母找了这么多年,是很疼他的,谢谢他们,他们一定很辛苦。同时,孙卓直言感到愧疚,他不会留在亲生父母那边。现在的父母不管怎样,养了他十几年。

听到这个答案,彭四英表示能理解,毕竟在别人家里生活了14年。但真正认亲之后,感觉他的心情发生了变化。

从老家送孙卓回山东阳谷上学时,有很多人想同乘一车,孙海洋没有答应,他想教孙卓一些事情。孙海洋了解到,阳谷当地很重视读书,孙卓从小被教育,不读书就走不出去。但孙海洋对读书看得没有那么重,他告诉孙卓,见到他人要问好,要懂得尊重。

一家三口坐高铁回老家

在回阳谷路上,孙卓给启蒙老师打了很久的电话。在送孙卓进学校之前,孙海洋夫妇认真地询问孙卓的想法,说不管选择在哪,都会尊重他,但很希望他回深圳。孙卓低着头,不时用手推推眼镜,思考了好一会说:“回深圳吧。”他还问有没有学校读。

那一刻,彭四英感觉他下定了决心,回答很坚定。听到这句话的孙海洋,难以言说自己当时的喜悦,他告诉孙卓,自己回到深圳后,最重要的事就是帮他找到学校读书。

把孙卓送到学校后,孙海洋和彭四英在阳谷四处逛了逛,他们很想知道孙卓这14年怎么生活。孙海洋说,他放眼望去很多平房,好像很多年都没有变化。他们也在田间地头仔细看过,里面种着玉米、麦子。

到餐馆吃饭时,店员端上来一盘馒头。孙海洋克服着饮食习惯的差异,拿起馒头细细咀嚼,心想,原来孙卓是这么吃着长大的。

分别的那段时间,孙海洋没有给孙卓打电话,他想多给孙卓一点时间,他自己会想明白。休息时间,孙卓会和母亲彭四英沟通。彭四英害怕孙卓情绪波动大,会安慰他,让他平和一些,只管学习,其他的事情大人会处理好。

彭四英曾在家庭群中发了小儿子孙辉在厨房做家务的视频,孙卓看到后,竖了三个大拇指。彭四英注意到,儿子在群内的名称已经修改,将“孙卓”和他此前使用的姓名叠在一起。彭四英说,看到孙卓改名的时候,感觉他的心已经在回归的路上,但不能逼他,得给时间让他慢慢来。

团圆

但孙海洋还是着急得睡不着觉。学校的事情暂时未定。孩子突遇这么大的变化,心理可能会有很大变化,他希望能够尽早接孙卓回深圳读书。

12月21日,冬至。孙海洋带着妻子从深圳出发,驾车近1800公里,前往山东阳谷接孙卓回深圳。22日晚,他们抵达孙卓就读的学校将他接走,并于23日上午启程返回深圳。

小车一路南下,孙卓沉沉睡着,孙海洋向友人报喜,就像赢得一次了不起的胜利。

一家三口游庐山(来源网络)

一家三口在江西暂歇,为了让孙卓放松心情,一家人打车到庐山参观游玩。他们在山上看云海翻腾;去革命胜地感受历史,孙海洋的视线一直在孙卓身上。同游过程中,彭四英几次双眼模糊,这次旅行,他们等了14年。一家人拍了多张合照,孙卓在中间搂着爸爸妈妈,彭四英笑容甜蜜。她还调侃着说,孙海洋想多拍几张,又害怕儿子嫌弃,动作小心翼翼,内心热情猛烈。

大海也记录了一家人的欢笑。孙海洋带孙卓来到海边,孙卓坐上摩托,在海面肆意飞驰。有网友说,本来担心孙卓不适应深圳生活,结果看到他在大海上潇洒骑摩托。孙海洋回复,他本来就是南方的孩子。

孙卓回到深圳,孙海洋默默将自己沿用多年的网名“孙海洋寻儿子”改为“孙海洋一家人V”。12月27日,他发文感谢媒体和社会各界,表示一家人希望尽快回归正常生活,已为孙卓找到合适、满意的学校。

如今,孙海洋依然经营着两家包子店。在不久前的答谢宴上,他曾亲手做了数百个包子,端给在场宾客。孙卓找到后,他的心更定了。最近,不少深圳网友都在孙海洋的包子店偶遇了他和彭四英。孙海洋说,他还想开更多包子店,供孩子们读书。租房也要换大点的,三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房间。换房后如何布置,彭四英在心里画好了设计图。她还想学做山东菜,如果孙卓喜欢面食,她也手到擒来。彭四英说,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培养他。

孙卓的生日将至,礼物已经备好。女儿孙悦也将在回国隔离期满后回家,对于一家人的团圆年,孙海洋很是期待。

但他放不下其他还在寻子的家庭,以后会继续帮助他们寻找孩子。“毕竟失去孩子的滋味,我有亲身的体会。”孙海洋说。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

版权声明:
作者:ywf0307
链接:https://www.dytt.net.cn/4923.html
来源:电影天堂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海报
寻子带头人孙海洋_14年噩梦终结,一家人将迎团圆年
极目新闻记者 周浩寻子14年,孙海洋几乎走遍祖国山河。一次次朝线索出发,一次次比对失败,孙海洋一直在路上,他告诉自己,孩子总会找到。他加入了寻子联盟,……

即日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转载新闻信息时,必须依据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执行,对超范围转载的,将依法依规予以处罚。

为适应网络传播新形势新变化新需求,进一步夯实网络传播秩序管理基础、丰富互联网新闻信息供给,依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国家网信办组织对2016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进行了更新。10月20日,国家网信办公开发布了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名单涵盖中央新闻网站、中央新闻单位、行业媒体、地方新闻网站、地方新闻单位和政务发布平台等共1358家稿源单位。2016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同时作废。

国家网信办新闻发言人介绍,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互联网内容建设,党的十九大报告专门就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作出重要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正能量是总要求、管得住是硬道理、用得好是真本事”,为互联网内容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国家网信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把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管理作为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规范网络传播秩序的重要抓手,大力开“前门”,加快合规稿源的扩容提质,进一步丰富网上信息内容供给,为做大做强正能量提供“源头活水”。同时,坚决关“后门”,严管违规自采、违规转载等突出问题,从源头拧紧信息传播的“总开关”。

据介绍,此次稿源单位名单更新有以下三个突出特点:一是“新增一批”。严格审核各单位申报材料,将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管理规范、代表性强、影响广泛的媒体、网站以及政务发布平台等按照应进尽进原则纳入稿源名单。二是“核校一批”。对2016版稿源单位名单中因机构改革、单位撤并等,导致名称、网址、主管主办单位等发生变更的稿源单位进行核校,定向确认、据实更正,确保相关信息准确无误。三是“剔除一批”。对2016版稿源单位名单中不再符合条件、日常表现不佳、缺乏影响力的单位,从名单中移除,切实维护名单的严肃性、公信力。

与2016版稿源单位名单相比,新版名单主要有五个显著变化:一是数量大幅扩容,总量是此前的近4倍;二是领域多元拓展,新收录一批理论网站和媒体、专业财经类网站和媒体、军事类网站和媒体,及一批涉及经济社会民生领域的行业媒体,覆盖面更广,内容更多元;三是首次将公众账号和应用程序纳入名单;四是为鼓励支持县级融媒体中心发展,首次将具备条件的江苏江阴市、浙江长兴县、福建尤溪县、江西分宜县、河南项城市、湖北赤壁市、湖南浏阳市、四川成都高新区、陕西陈仓区、甘肃玉门市等10家县级融媒体中心纳入名单;五是大幅扩容政务发布平台,为各地各部门政策发布、权威发声提供有力保障。

国家网信办新闻发言人强调,即日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转载新闻信息时,必须依据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执行,对超范围转载的,将依法依规予以处罚。下一步,国家网信办将对稿源单位名单实行全程动态管理,“有进有出”。对符合要求的,及时增补纳入;对违反法律法规、出现信息安全责任事故等问题的稿源单位,及时采取冻结、移除等处置措施,推动稿源单位强化责任意识、把关意识,提升内容质量和运行安全,确保网上始终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

据介绍,具有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资质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依法设立的报刊社、广播电台、电视台、通讯社和新闻电影制片厂等从事新闻采编业务的单位,党政机关开设的官方发布平台等三类单位可申请加入《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中央新闻网站,中央新闻单位,主管主办单位为中央和国家机关、群团组织等的发布平台,向国家网信办提交书面申请材料;地方新闻网站、地方新闻单位等向所在省(区、市)网信办提交书面申请材料,经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报国家网信办按程序审批。

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

(国家网信办,截至2021年10月,共1358家)

<<上一篇

10月20日,国家网信办公开发布了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包括上游新闻在内的重庆14家单位进入名单。

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首次将公众账号和应用程序纳入名单。上游新闻网、上游新闻官方微博、上游新闻官方、上游新闻应用程序都被纳入名单。

与2016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相比,重庆进入名单的单位从7家增加到14家。其中,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单位从4家增加到9家,在重庆名单中占比超过60%。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