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公布重报集团旗下9家单位在列

10月20日,国家网信办公开发布了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包括上游新闻在内的重庆14家单位进入名单。

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首次将公众账号和应用程序纳入名单。上游新闻网、上游新闻官方微博、上游新闻官方、上游新闻应用程序都被纳入名单。

与2016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相比,重庆进入名单的单位从7家增加到14家。其中,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单位从4家增加到9家,在重庆名单中占比超过60%。

具体来看,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有上游新闻网、华龙网、今日重庆网、iChongqing、重庆日报网、重庆商报网等6家新闻网站,以及重庆日报、重庆晨报、重庆商报等3家新闻单位进入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

据了解,到2021年10月,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覆盖数已达到6.2亿人次,是2013年的近百倍。

其中,上游新闻客户端下载量达到4200万,日均访问量1亿以上,矩阵用户数超过8500万,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区域性移动传播主平台,有力推动了“主力军上主战场”。

上游新闻记者 刘波

版权声明:
作者:ywf0307
链接:https://www.dytt.net.cn/4925.html
来源:电影天堂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海报
最新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公布重报集团旗下9家单位在列
10月20日,国家网信办公开发布了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包括上游新闻在内的重庆14家单位进入名单。最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首……

家庭合照

虽然此前深圳警方曾通知他,这几天不要到处跑,但孙海洋并不太确定。

几个小时后,有民警到孙海洋家,说找到高度疑似他儿子孙卓的人,正在比对信息,要带他去认一下。

孙海洋和妻子彭四英被接到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坐在了认亲仪式现场。两人被邀请上台,孙海洋看起来并没有太多表情,但内心却焦急万分。他接过结果认定书,巴不得再快些见到孩子,一秒钟都不愿多等。

孙卓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戴着口罩,彭四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看看眼睛、额头、头发,再看看耳朵,就是自己家的孩子。”彭四英回忆。

孙卓小跑几步上台,孙海洋上前紧紧抱住他不愿放开,重逢的喜悦和酸楚化成眼泪奔涌而出,他失声痛哭起来,彭四英也抱着父子俩哭泣。孙卓拍着孙海洋的后背,轻声说“爸爸,没事”。

孙海洋想,他真正找到了孙卓了,以后再也不用出去找孩子了,这条路走得太苦了。

彭四英没有看过孙海洋为其他事流泪,但为了找孙卓,他哭过几次。她想,孙海洋再也不用出去找孩子了,让他哭吧,把压抑了多年的苦都哭出来。

下台后,孙海洋夫妇仔细地看着孙卓,确认他是健康成长的。孙海洋问孙卓,还记不记得家里的包子,不等孙卓回话,他紧接着又问其他的。他想知道孙卓这14年的每一天是怎么过的,好像要把心里的一万个问题全抛出来。

当晚,孙海洋夫妇带着孙卓,与亲戚们吃了一顿饭。孙卓坐在父母和弟弟孙辉中间,一家人脸上全是笑意。有亲戚为他们拍摄合照,在孙卓起身时,笑着对彭四英说,孙卓已经比她高出不少。

噩梦

回忆这14年的寻子路,孙海洋感觉,像经历了一场噩梦。

来自湖北监利的孙海洋,青年时候就开始做包子,也做过其他生意。为了家人更好地生活,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2007年,孙海洋带着孙卓来到深圳,并于当年10月开了一家包子店,生意很不错。包子店不远处,就是孙卓就读的幼儿园。

但包子店开张不久,噩梦发生了。10月9日晚,孙卓对孙海洋说,想出去玩一下。孙海洋说,天黑了不要跑出去了。孙卓没有回话,直接往外面去了。连日劳累的孙海洋打了个盹,醒来时孙卓已经不见了。孙海洋急得拼命在街头奔跑寻找,但孙卓早已不见踪影。

有邻居告诉孙海洋,有亲戚来了给孩子玩具玩,带着他往前面去了。孙卓当时心想:“坏了。”

苦寻几天后,孙海洋才在附近一家超市的监控录像中看到,嫌疑人穿着白衬衫,用玩具和零食把孙卓引诱拐走。

孙海洋将有嫌疑人正面的画面印在寻人启事上,印刷后在深圳的大街小巷张贴分发。孙海洋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也赶到深圳,一同寻子。

但孙卓还是音讯全无。孙卓丢失后,寻人启事悬赏寻子,赏金从5万到10万,再到20万。孙海洋把老家的房子变卖了,包子店也挂上寻子招牌。因为家庭变故,包子店渐渐难以继续经营,孙海洋和新入场的商户商量,能否在店铺招牌上方挂寻子招牌。

儿子没找到,骗子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有的能把细节说得有模有样,还发来小孩的照片。孙海洋仔细查看发现,照片是用技术嫁接的,只有头像是孙卓。但孙海洋还是希望能接到电话,他想,如果骗子都不找他,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孙卓丢失后的那几个月,家中总是争吵。孙海洋和妻子彭四英相互指责,说孙卓是因为对方才丢失的。母亲夹在中间,说不把孩子带到深圳就好了。找不到孩子的孙海洋,有时都不愿意踏进家门。

2008年的一天,彭四英拿了把菜刀跪在孙海洋面前,把地板磕得砰砰响,脸上流血,求他杀死她。孙海洋赶紧把刀扔到一边,告诉她,是自己没有把孩子看好,他一定会把孩子找回来。

那天后,孙海洋改变了自己的性格。

寻子

寻子过程中,孙海洋发现,孙卓被拐并非个案。他又认识了众多和他有相同遭遇的家庭,他们共同组成寻子联盟,相互支持,宣传打拐防拐。他们制作了数十米长的寻子海报,上面印着许多被拐孩子的信息,在各地寻子时,他们把海报铺在街头。

孙海洋还联系了各地被拐儿童家长,收集了数千名被拐儿童的名单。

<<上一篇

2021年12月31日晚间,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本行非执行董事李奇云先生因任期届满不再担任本行非执行董事职务,同时不再担任董事会战略规划与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兼美国区域机构风险委员会委员职务。

李奇云先生确认与本行董事会无不同意见,也没有就离任需要知会本行股东及债权人的任何事项。

下一篇>>